简体中文  /   English

行业资讯

中国镍矿供应存在11.5万金属吨缺口

日期:2019-09-09

印尼禁矿令消息落地,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表示,从2019年12月底开始,含量低于1.7%的镍矿石不再允许出口。确认了禁矿令提前的传闻。受此影响,伦镍、沪镍价格直线大涨。预计2020年我国镍市场仍存在供应缺口。

  中国镍矿供应存在11.5万金属吨缺口

  我国红土镍矿进口90%以上来自于印尼和菲律宾,还有小部分来自新喀里多尼亚和危地马拉。

  2014年印尼曾经出台过禁矿令,但在2017年又宣布有条件地允许镍矿出口。所以,本次禁矿令的出台意味着从2020年开始印尼将不再出口任何品位的镍矿。2017年以后我国自印尼进口的镍矿品位主要在1.5%左右。有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共进口印尼镍矿1500.5万吨。保守估算,2020年镍供应减少约22.51万金属吨,若按照年5%的进口增长速度计算,2020年镍供应减少约24.81万金属吨。

  那么,减少的这一部分镍矿供应是否能被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其他国家补充呢?

  2014年印尼发布禁矿令后,菲律宾迅速取代印尼成为我国红土镍矿的第一进口国。但是菲律宾的镍矿供应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季节性明显。菲律宾气候分为雨季和旱季,镍矿主产区Surigao地区(占菲律宾镍矿出口50%—60%)和Zambales、Palawan地区雨季时间相反,所以Surigao地区主要发货时间集中在每年4—10月。二是镍矿品位下降。菲律宾政府官员称,菲律宾高品位镍矿石出口商-SR?Languyan(SR?Languyan?Mining?Corp)将很快关闭其镍矿运营,因公司旗下位于菲律宾最南端Tawi-Tawi省的镍矿资源接近枯竭。即使没有以上情况存在,在最乐观的预计下,假设菲律宾镍矿进口能像2014年印尼禁矿时一样大幅增长,以菲律宾镍矿平均品位1.35%计算,预计菲律宾能供应约49.19万金属吨,比2018年增加约9万金属吨。

  除了印尼和菲律宾外,据SMM了解,能够期待有进口增量的或许在新喀里多尼亚。按照新喀里多尼亚400万湿吨、危地马拉50万湿吨的新增进口额计算,能带来约2.54万镍金属吨供应。

  综合计算,从镍矿端来看,按照最乐观的估算,印尼禁矿令将使得我国进口减少约23万金属吨,而菲律宾预计能提供约9万金属吨的供应增量,新喀里多尼亚和危地马拉能提供2.5万金属吨的供应增量。所以,镍矿端仍然存在11.5万金属吨的供应缺口。

  印尼镍铁产量补足中国不锈钢需求难度大

  镍元素的供给不仅来自于镍矿,还来自于一级镍、镍铁、镍盐以及其他镍中间品的进口,其中最大的来源是镍铁端。目前,从镍铁产能看,处于中国逐渐下降印尼不断上升两者不断接近的阶段。市场预计2019年中国NPI产量58万镍金属吨,印尼NPI产量36万镍金属吨。由于自印尼进口的红土镍矿将出现缺口,从而导致2020年国内NPI产量可能出现超预期下降,印尼NPI产量将作为国内镍铁缺口的补充。那么,中国和印尼的镍铁产量是否能维持国内不锈钢生产呢?

  据SMM初步预计,2019年中国200系不锈钢产量1041万吨,300系不锈钢产量1367万吨。预计2020年印尼300系不锈钢产量330万吨。如果2020年中国不锈钢产量保持不变,那么中国、印尼生产不锈钢所需要的镍铁量约为107.41万镍金属吨;如果中国不锈钢产量出现5%的增长,那么中国、印尼生产不锈钢所需要的镍铁量约为111.59万镍金属吨。

  按照前文的计算,如果从菲律宾和新喀里多尼亚进口的镍矿全部用于生产镍铁,在极限的情况下,中国2020年大约能生产51万金属吨的镍铁。那么,2020年中国需从印尼进口56万—61万金属吨镍铁作为补充,才能满足国内不锈钢生产的需求。也就是说,印尼镍铁产量年增长率需要在50%以上,而想要实现这个目标,笔者认为短期内难度颇大。

万博manbetx官网